泉川1000人哈拉QQ超級群34408593!申請時註明論壇ID!
返回列表 发帖

[近現代] 也门的另一个“伊斯兰国”

 文/新浪专栏 观察家 陶短房

  3月25日夜、26日晨,沙特及其盟国开始对也门境内胡塞尔(Ash-Shababal-Muminin)武装进行空袭,而此次空袭的背景,则是属于什叶派的胡塞尔武装和属于逊尼派的也门阿布杜拉布。曼苏尔-哈迪(AbdRabbo Mansour Hadi)政府撕破脸皮大打出手,后者自感处于劣势不得不利用合法政府领导人身份邀请“谊属同教”的沙特等国助拳。

  也门内战暨外国军事干预的持续引发世人关注,而于此同时,离也门不远、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的逊尼派原教旨恐怖极端武装“伊斯兰国”(ISIS)也因其倒行逆施广为人知,甚至,不少人也多少知道,许多ISIS的战斗人员都曾在也门境内受训。

  但很少有人关注甚至知晓,其实早在ISIS成立之前,逊尼派原教旨极端恐怖武装就已在中东建立了一个酷似ISIS的“国家”——“伊斯兰酋长国”(Islamicemirate),这另一个“伊斯兰国”不在别处,正在也门,且理论上至今仍然存在。

  管窥“酋长国”

  “酋长国”成立于2012年5月28日,“首都”是也门南部濒临亚丁湾的阿比扬省省会津吉巴尔市,“疆域”照该“国”首领们所言是“极大”的——大到他们自己也说不清该划到哪里为止,但在“建国”时包括几乎整个阿比扬省、一部分舍卜沃省和亚丁省,其实,这也就是当时“酋长国武装”实际控制的地盘。

  “酋长国”的建立者,是“基地”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(AQAP),这个组织据说在上世纪末已形成雏形,当时主要在沙特境内活动,骨干也大多是沙特人。2007年以后,由于沙特当局意识到基地组织对自身王权的威胁,加大了打击力度,该组织许多成员越境逃到也门东北部和南部逊尼派部落地区,并和其也门成员进一步融合,2009年1月正式打出了AQAP的旗号。2011年,AQAP改名为“安萨尔。伊斯兰教法组织”(Jama'atAnsar al-Shari'a),其中既包括原属AQAP的“基地系”恐怖分子,也包括另一些比“基地”更极端、更原教旨的组织、个人,当年春他们就曾一度攻占津吉巴尔,并盘踞达数月之久,次年5月28日,他们再度攻克津吉巴尔,并宣布“建国”——这也是逊尼派原教旨武装团伙二战后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的第一个“国家”,被认为具有历史性意义,因为传统上这些原教旨团伙认定“全球都应该推行沙里亚法”,因此建立“世俗”国家毫无意义,全世界都应该属于同一个“伊斯兰国度”。

  “酋长国”的“国旗”是一面黑旗,上半部用白色书写“真主伟大”阿拉伯文字,下半部为一白色不规则圆形,模仿的是“先知印章”,圆形中用黑色书写“先知印章”中的文字“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”。

  了解ISIS的朋友或许会惊讶“这不是ISIS的‘国旗’么”,的确,“酋长国”和“伊斯兰国”使用的是类似的旗帜,不仅他们,从索马里到印尼,世界上许多同属逊尼派瓦哈比派原教旨主义、打着“安萨尔”之类名目的恐怖组织都使用这面旗帜,事实上这些大同小异的旗帜都“山寨”自公元8世纪的“阿拔斯黑旗”,而“阿拔斯黑旗”则“山寨”了先知穆罕默德的旗帜,这面旗帜上的图案,据传源自穆罕默德妻子之一艾莎的头巾。

  “酋长国”的“党政军领导”都是什么人?

  和ISIS除首领巴格达迪(AbuBakral-Baghdadi)外大多数骨干“神龙见首不见尾”不同,“酋长国”的“高干”大多“行不更名坐不改姓”。

  “酋长国”的“酋长”称为“埃米尔”,担任这个“一把手”的叫吾海希(Nasir Abdel Karimal-Wuhayshi),他的另一个名字“阿布。巴希尔”(AbuBasir)更为人所熟知。

  提起阿布。巴希尔可是“大大的有名”:他1976年生人,是土生土长的也门人,早期追随本。拉登,担任行政秘书,2001年从阿富汗取道伊朗,打算潜回也门,结果被伊朗当局逮捕并引渡给也门萨利赫(AliAbdullah Saleh)政府,关押在首都萨那的监狱。2006年他越狱成功,并在2009年成为AQAP的一把手,拉登死后更在2013年成为“基地”的副领袖,地位仅次于扎瓦赫里(Aymanal-Zawahiri),并被看好为扎瓦赫里的接班人。2014年10月美国国务院通缉一干恐怖分子,巴希尔和巴格达迪共同“享受”1000万美元的顶级标价。

  “副埃米尔”西赫利(Sa'id Ali Jabir Al Khathim AlShihri)是沙特人,2011年在阿富汗被俘,送往关塔那摩关押,2007年11月被美方释放,随即成为AQAP的创始人之一。他曾多次被传遭美军无人机空袭死亡,但直到2013年才被“基地”方证实。

  该“国”的“总理”由阿布。巴希尔兼任,“副总理”叫安希(Nasserbin Ali al-Ansi)。此人早年在波黑参战,帮助波黑穆斯林当局对抗塞族武装,后被拉登派往菲律宾“指点”名噪一时的阿布沙耶夫组织进行绑架等活动,回国后一直以“伊斯兰学者”身份在母校伊曼大学任教,并煽动青年人加入极端组织,一度被也门政府逮捕,但不久获释,他是“酋长国”重要的“理论家”。

  该“国”武装部队司令叫拉伊米(Qasim al-Raymi),此人不仅应对一系列针对外国人的恐怖袭击负责,而且是也门境内国际恐怖分子训练营的创办者,他也被多次传遭美国无人机“击毙”,但都系误传。

  该“国”外联部长是也门裔美国人、外号“死亡教士”的奥拉基(Anwaral-Awlaki)。奥拉基善于演说,最擅长的是通过网络鼓动、遥控素不相识的人皈依,并心甘情愿地就地发动恐怖袭击。2005年伦敦爆炸案、2006年多伦多恐怖组织秘密训练案、2009年袭击美国小石城征兵办公室案、2010年时代广场爆炸案,行凶者都系受到奥拉基煽动,而2009年圣诞节美国西北航空班机未遂自杀爆炸案首犯、尼日利亚少年穆塔拉布(UmarFarouq Abdulmutallab)和同年11月5日美国胡德堡军事基地军医哈桑(NidalMalik Hasan)枪杀战友、导致13人死亡案,凶犯也都是“死亡教士”的牺牲品。他在2011年9月30日被美国无人机炸死,生前曾被美国务院称为“对美国安全威胁超过拉登的人”,他两次被美国和也门司法机关抓获又释放,被称作“美国反恐的最大失误之一”。

  此外,该“国”著名“高干”还有奥迈拉赫(Othman Ahmed Othman AlOmairah,又名加穆迪Ghamdi,军事领导人)、班纳(Ibrahimal-Banna,埃及人,早年曾在埃及从事恐怖活动,后转入沙特、也门,是“酋长国”秘密警察头目和军火走私负责人)、阿西里(Ibrahimal-Asiri,沙特人,炸弹大王,AQAP几乎所有本土重大恐怖袭击的炸弹都是他的“杰作”)、鲁拜什(IbrahimSulayman Muhammad al-Rubaish,沙特人,曾在巴基斯坦-阿富汗边境被抓,关押在关塔那摩,后获释,如今是“酋长国”的“大穆夫提”即最高宗教领袖,主张反美反伊朗)、纳达利(Harithbin Ghazi al-Nadhari,“酋长国”精神领袖,资格极老,鲁拜什的政敌,据称今年1月底被美国无人机炸死)等,这些“高干”许多都曾蹲过关塔那摩或沙特、也门监狱,美国国务院对他们的悬赏最高2000万美元,最低也有500万。

  AQAP和“酋长国”对国际社会最严重的威胁,首先是通过也门恐怖训练营,为各国逊尼派极端原教旨恐怖团伙培训骨干,其次是招募各国“圣战者”到也门受训,受训后再派往世界各地、乃至“圣战者”家乡进行“圣战”,第三则是如“死亡教士”奥拉基那样,挑唆各国年轻人就地或出国投入“圣战”。

  “酋长国”的战斗

  “酋长国”的一些骨干早在2000年就在也门制造了“科尔事件”:这年10月12日,美国伯克级驱逐舰DDG-67“科尔”号在亚丁被“基地”恐怖分子使用自杀性快艇重创,导致17名美国海军官兵死亡,39人受伤,这起比“9.11”事件还早近1年发生的重大恐怖袭击案,多年后被AQAP“认领”。

  “科尔事件”爆发后美国将也门当做重要反恐战场,在也门驻扎军队,使用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进行打击,并每年投入重金援助也门政府、军队,最多的2012年投入高达1.4亿美元,最少的2006年也有460万美元。

  2011年“阿拉伯之春”爆发,也门萨利赫政府在坚持了相当一段时间后垮台,前副总统哈迪继任,国内陷入军阀、部族、教派割据的混乱状况,AQAP趁此混乱在阿比扬省等地大举进攻,扩张、“建国”等一系列“大动作”,都是在也门“革命”或“革命后”的混乱中完成的。

  2012年5月21日,即“后萨利赫时代”也门第一个统一日前夕,AQAP一名“人弹”袭击了阅兵式彩排现场,导致逾120人死亡,200多人受伤,仅过一周,“酋长国”就“呱呱坠地”了。

  这次袭击引发了也门当局和军方的重视,当时政权虽然更迭,但政府军中负责反恐的“总统卫队”和一些特种部队,仍由萨利赫家族成员如儿子阿赫马尔。萨利赫(Ahmad Saleh)、侄子阿玛尔(AmarSaleh)、外甥叶海亚(Yahyah)和塔雷克(Tarek)等负责,这是由于美国军方一直和他们进行反恐合作,不愿中途“换马”,这支没有萨利赫的“萨家军”在2012年7-9月发动反击,陆续收复了津吉巴尔等失地,“酋长国”几乎变成了没有疆土的“纸面国家”。

  不过此后哈迪和萨利赫家族矛盾激化,以“政变嫌疑”为由对军、情高层进行清洗,导致“总统卫队”等部分前反恐骨干和政府军离心离德,但“酋长国”方面也并未抓住这一机会卷土重来,一些分析认为,叙利亚和伊拉克“圣战”的激化,和ISIS的异军突起,让大批在也门境内受训的各国恐怖分子纷纷北上,毕竟相对于贫瘠的也门山区、沙漠,“流淌蜜水”的两河流域和地中海之滨对他们更有吸引力。去年底、今年初,“酋长国”出现公开分裂,以奥迈拉赫、鲁拜什等为首的一派宣称支持并归附ISIS,赞美ISIS的“圣战”,而以拉伊米、纳达利等为首的一派指责ISIS“残暴”,宣称继续效忠“基地”,这种分歧也无形中削弱了“酋长国”的能量。

  但这并不意味着“酋长国”就此“猛虎变病猫”,事实上他们的活动依然猖獗。

  2013年12月5日,“人弹”的连环爆炸袭击了也门国防部大楼,导致56人死亡。由于第二次引爆发生在医务人员到场抢救后,导致大量医生、护士伤亡,引发广泛谴责,对此AQAP以“总司令”拉伊米的名义公开发表视频道歉,称“我们并没有打算袭击医务人员,是‘人弹’自作主张,而我们已无法制止”,这在“基地系”自杀式袭击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。

  今年1月7日,法国发生震惊世界的《查理周刊》袭击系列恐怖事件,两天后,“酋长国”“高干”纳达利宣称对事件负责,随后证实,袭击《查理周刊》编辑部的首犯库阿奇兄弟(SaïdKouachi 、 Chérif Kouachi)都是AQAP成员,且曾在也门受训。

  今年3月20日,也即也门胡塞尔武装和哈迪政府军内战业已开始之际,首都萨那两座什叶派清真寺遭到连环自杀炸弹袭击,导致至少142人死亡,351人受伤,是迄今也门历史上伤亡最严重的“人弹”事件,AQAP宣布对此次事件负责,有消息称,鲁拜什可能是这次针对什叶派袭击的推动者。

  “酋长国”的“国运”究竟会如何?

  尽管也门再度天下大乱,但“酋长国”未必能重演趁乱而起的好戏,因为他们的大本营阿比扬省离内战交战主战场——亚丁太近,且主导军事干预的沙特为自身安全考虑,也不会希望AQAP坐大。此外,由于大量有生力量北上投奔ISIS参加“圣战”,“酋长国”在也门境内的战斗人员据说已只剩不足一千人,实施恐怖袭击有余,进行攻城略地的作战不足,且自去年底以来,其内部已分裂为继续效忠“基地”和归附ISIS的两派,如果后者得势,本着“一国不两立”的逊尼派原教旨准则,“酋长国”恐只有“注销”一途,即便前者得势,在也门一隅画地为牢的“酋长国”,也并不符合“基地”的“原始纲领”。

  (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立场。)

在舊世界毀滅後新生的魔之王,不會祈求他人的憐憫,哪怕汝生在遙遠的深淵,也會讓汝自願欣喜的來到吾的身邊。

返回列表
www.kutenbag.comグッチ 通販バッグ 専門店コーチ 激安www.youtuka.comナイキ通販スニーカー専門店ナイキ 激安
www.youkaso.comスニーカー 通販ナイキ スニーカー激安 スニーカーwww.youkatu.comナイキ 激安スニーカー 店舗ナイキ 人気